主页 > Q翼生活 >“临终癌患最需安抚”陈诗蕊弃享福当心灵辅导师 >

“临终癌患最需安抚”陈诗蕊弃享福当心灵辅导师

时间:2020-06-10 来源: Q翼生活 点赞: 202

“临终癌患最需安抚”陈诗蕊弃享福当心灵辅导师“临终癌患最需安抚”陈诗蕊弃享福当心灵辅导师“临终癌患最需安抚”陈诗蕊弃享福当心灵辅导师“临终癌患最需安抚”陈诗蕊弃享福当心灵辅导师

(槟城18日讯)拿汀陈诗蕊是跨国公司前首席执行员的妻子,生活应该可以过得很宽裕和休闲,但她放弃享清福的生活,当一名临终癌患的心灵辅导师。

她始终认为,除了药物治疗,癌症病患最需要的是旁人的支持与鼓励,来自亲友的关怀可安抚病患的心灵,支撑他们继续与病魔搏斗。

已当了8年心灵辅导师的陈诗蕊说,现在的她是许多连亲人都放弃的癌患的心灵支助,因为她可以随传随到,甚至被癌患吐个满身也无怨无悔。

每一天,她会来到不同病患面前做心灵辅导及援助。她说,家人与朋友的支持,是支撑患者与病魔搏斗的最大力量,如果连家人都不原意给予,那就由她来给予吧!

“我们必须让患者知道你爱他、在乎他,且会一直陪伴他度过艰难期,对患者来说,他们要的仅是一个来自至亲的拥抱。”

她日前与新加坡心理学家陈端琳前来槟州给予病患辅导后,接受《》访问时感叹,一些病患因得不到家人的谅解及关怀而承受巨大心理压力,一些末期癌患甚至没亲人在身旁,而她就唯有扮演陪伴他们安详离世的角色。

“一些家人会抗拒癌患,甚至不答应患者要在自己家去世的最后心愿。很多时候我都充当患者与家人间的“和事佬”,劝请家人给予病患精神支持,尤其家庭关係不好的病患,在患病时会特别想和家人和好。”

“这些我都乐于帮忙,只要遇见就会尽力。我的手机是24小时开着的,都是準备接听病患的声音。”

陈诗蕊说,虽然她不是专业医护人员,但知道癌症不会透过肢体接触传染,但很多时候,一些亲人甚至不敢触碰病患。

“一些家人在患者临终前甚至拥抱都不敢,担心被感染。我曾经抱着一位肝癌末期病患,听他说完最后遗言,当时对方的汗水甚至弄黄了我整件衣服。”

“在我拥抱他时,他的家人却站在远处,病患临走前我这个“外人”竟是他最亲密的“家人”,这情景让我忍不住泪崩。”

“我的手机为病患而开,我告诉他们,无论什幺时候就算是大半夜,只要需要有人说话就打给我,我都会接听。”

她说,也有一些病患在确诊患癌后会扑上她大哭,此时她会借出自己的肩膀让他们尽情哭,等患者心情平稳后再倾听及与他们深谈。

她说,除了关怀与陪伴,她也常让临终患者一了心愿,比如为病患送来最想吃的食物甚至为死者换上最美的衣服等。

丈夫患癌发愿全身投入协助病患

陈诗蕊的丈夫曾是槟城跨国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员,也曾是大肠癌初期患者。在知到丈夫患癌后她曾发愿,只要丈夫能痊癒,她就会全身投入以协助有需要的癌患。

她说,丈夫曾经历过最艰难的治疗期,当时其癌症指数非常高,惟那时他们选择了传统的治疗方法。当时医生告知,一旦半年后癌症指数还很高就必须接受化疗。

“半年后,我陪丈夫到医院拿报告,当时我因不敢面对报告结果选择留在车内大哭,让丈夫一个人去领取报告。”

“当时我在车内发了一个大誓愿,就是如果丈夫痊癒她愿意做别人不愿意做的善事,去帮助需要的癌患。结果那时我彷彿听见有人叫我下车,说有个人在等我,于是我跳下车走向诊疗所。”

她说,走近诊所时果真看见一对夫妻,并知道当中一人是大肠癌病患。她当时以关怀的语气慰问对方,真心希望对方能够痊癒。

她指出,想不到她一个不经意的善举,换来丈夫癌细胞已消失的好消息。

“过后我与该名患者保持联络,常陪他到医院治疗看医生,就这样我开启了当心灵辅导师的路途。”

她说,很多人问她为何不享清福过精彩的退休生活,而是去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工作。身边的人或许不了解其服务背后的意义,对她而言,这些工作才是真正有意义的。

“以往我与丈夫也做了许多“给钱拍照”的慈善工作,惟这些都仅是表面,我现在要做的是真正的慈善。”

“一些人问我难道对死者不畏惧吗?我回答说:死人有什幺好怕,最重要他们能够安详及完成最后心愿,离开人世。”

陈诗蕊说,很多末期癌患依旧受到约束,比如不能吃甚幺喝甚幺,许多病患也会打电话来问她应吃甚幺食物,可见患者已把她当成了依赖。

“我会鼓励他们吃想吃的,喝想喝的,到了这个阶段最重要是开心过日子。”

陈端琳:癌症患者心灵压抑无处释放

新加坡心理学家陈端琳指出,许多癌症患者的心灵处都有着压抑,他们承受着来自病情及家人等的压力而无处释放。

她说,很多病患在确诊患癌后都措手不及,有者心情直跌谷底且不懂如何面对家人,久了就成了精神压力甚至变成忧郁症。

“对于面对心理问题的癌患,我们会採取不同的心理治疗方式,比如美术治疗、音乐治疗或瑜伽治疗等,让他们放开压力,坦然面对病情。”

她说,辅导对象分为3种,即末期癌症患者、治疗中的癌症患者及癌症患者的家人。

她指出,一些末期癌患找上门告知自己仅剩几个月生命,但却不懂如何利用剩下的生命。

“很多病患会在仅剩下的生命中完成未了心愿,比如一名非常喜欢主题乐园的病患就选择游历了全球的主题乐园。”

她说,治疗中的患者须打开心怀,时刻保持着乐观心情,才能坦然与病魔搏斗,沉重的心情只是负担及压力,对病情不利。

“治疗中的患者都有很多顾虑,比如身边人的眼光、工作及家人等,尤其是化疗后脱光头髮或会面对异样眼光,他们不晓得如何面对这些情况。”

她说,对于末期癌患来说,他们需要关怀,家人必须给患者感受到他们不孤独,不是一个人走完人生旅程。

“有对夫妇,在独生子因车祸去世后,为夫者在数年后也患上末期癌症。妻子在丈夫临走前抱着他,并拿来儿子的照片告诉丈夫要安心的去与儿子会面,这位丈夫就在至亲的陪伴下安详离世了。”

朱润好:心态主导病情

槟粉红癌症支援协会主席朱润好指出,心态才是主导病情的最重要一环,当中就有一位逾60岁的末期癌症患者,拿出一身的积储来环游世界,笑称就算要要死也要当个开心鬼。

“结果这位病患回来后癌癌却痊癒了,让人觉得不可思议。”

她说,有参与癌症支援协会或组织的患者,其生存率都会比较高,因为他们都获得很多人的支持,能乐观及正面与病魔搏斗。

她直言,也有一位患者患病前爱喝“咖啡乌”,惟后来却被禁饮,结果临终前在饮用了咖啡乌后才安详离世。


大家都在看

相关内容

猜你喜欢

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拉菲5娱乐注册|海量的数据网站|推出生活服务信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xsb03注 申博赌博